公司凝聚了素质高、技能强、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,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,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。
当前位置: > www.01918.net >
www.01918.net
胡文辉?作为心灵鸡汤的王阳明_0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-07-03 09:44 浏览量:
胡文辉?作为心灵鸡汤的王阳明

原题目:胡文辉?作为心灵鸡汤的王阳明

王阳明

文?胡文辉

早就晓得王阳明很俏很红,阳明主题的艰深读物俯拾皆是,连专门的《王阳明选集》也卖出数以万计;但王阳明不算我的菜,非我关注的重点,也就未深究其所以然。


直到翻看一本完全不相关的书,我才恍然有所悟。


书是美国人艾伦·布朗的《征服世界的私有银行:谁控制了货币,谁就掌握了世界》(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)。这可说是一部批评性的美国金融史论,将美国金融的问题归于银行,又将美国银行的问题归于私有化。作者仇视私有银行,视银行发行货币为“空手套白狼”,www.01918.net,因之倡议将货币发行权完整交予政府,以期树立政府不债权、不必收税的轨制。这显然是很极真个一偏之见(他还没见识过又滥印钞票、又征收重税的政府呢)。但此书有个特点,将弗兰克·鲍姆的经典童话《绿野仙踪》贯串于阐述(简直每章开头都引录了童话中的段落),至少在写法上值得确定。

《驯服世界的私有银行:谁把持了货泉,谁就节制了世界》


在这部金融史着中,《绿野仙踪》并不仅是一种修辞上的装点。鲍姆是有政治偏向的报纸老板,《仙踪》在文体上虽系童话,却流露出十九世纪末美国政治经济的新闻,包含民众对银行业的不满情感,其人物角色似隐喻了当时社会的不同群体或权势,故谓之“民粹主义的寓言”者有之,谓之“货币寓言”者有之。而我特殊留心到的,是书里对于《仙踪》还有这样的话:“童话中十分励志的局部同样是那个时期的产物。评论家以为,这种精力起源于鲍姆热衷的另一场活动--神智学运动。当时,神智学刚从印度进入美国。它认为现实是由意识构建起来的,想要的货色就在本人心中,咱们能做的,就是信任它们,‘意识它’或者‘把它变成事实’。”啊哈,这不是山姆大叔的心灵鸡汤吗?看到这,我秒懂了,秒懂了王阳明,也秒懂了--于丹。


这里说到的“神智学运动”,中文世界似缺少材料,我不甚懂得,只在藏学家沈卫荣的长文《空想与现实:〈西藏逝世亡书〉在西方世界》(《西藏历史跟佛教的语文学研讨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)里见到有较具体的述介。神智学(Theosophy),又译灵智学,简略说,是一个带有神秘主义性质的精神运动,十九世纪中叶开端风行于欧美,强调心灵的力气,尤其器重鉴戒东方智慧(当然也包括了对东方智慧的“发明性的误读”)。


照《征服世界的私有银行》的论说,产生神智学、产生《绿野仙踪》的,是这样的美国:“正面思考不仅只是儿童故事里的主题,也是深嵌在美国灵魂中的理念。……安德鲁·卡耐基这位强盗式资本家是又一位因正面思考通向成功的信徒。他认为,‘让人富有的是其内心’。他相信成功有着简单可循的模式。……狂野西部、淘金高潮、镀金时代、怒吼的二十年代--这些无一例外都是美国狂野与不顾所有的青春的组成部门。暴富的匪徒式资本家恰是美国资本主义精神的产物,这种精神深信内心所想并尽力实现。”那么,此时此地,我们需要心灵鸡汤而又发生了心灵鸡汤,也是出于相近的社会内因吧。此时此地,资本不也在“蛮横成长”吗?“胜利”不也将我们逼入生涯的死角吗?


在网上检索到两篇探讨当代“王阳明热”的文字。一是吴震先生的《漫谈阳明学与阳明后学的研究》,但重要论述的是近代日本(明治维新)和中国(晚清民国)的“阳明学热”,对当代热潮则简单总结为“象征着人们盼望从新发明自己的心灵,为安置心灵而要寻找中国传统文明的思惟资源”;另一是作者不详的《说说近年坊间王阳明热》,列举出“神一样的男人”、“神奇圣人”、“明朝一哥”在图书市场中的袭来,并详细地归因于“成功学”的宣扬。我感到这两说都有道着处,只是或嫌泛泛,或嫌片面,仍未达一间。

我们正处于这样的时代:社会的心理焦点越来越趋势财产、物资、消费,“物物而物于物”, 所有被时代洪流裹挟而中流砥柱的个人,或多或少都需要一些启发,一些警醒,一些鼓励--要废除外在世界的宰制,要信赖主观,要回归心灵,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”。于是,当年美国佬遭受的,如今我们同样遭遇了,当年美国佬需要的,如今我们同样需要了,在雾霾的天幕下回荡着的,仍旧是“让人富有的是其内心”之类的卡耐基式励志规语。我们拣到篮里都是菜,供给不拘一格的心灵鸡汤,包括“破心中贼”的王阳明,也包括“浑身正能量”的于丹。我们的王阳明、于丹,就相当于他们的神智学、《绿野仙踪》。这是我们的“镀金时代”。这是我们的神智学运动。


或者有人会不认为然,于丹,怎么配跟王阳明分庭抗礼呢?是的,就思想价值来说,在王阳明与于丹之间,差了一百个弗兰克·鲍姆,他们属于完全不同的文化档次,原来无奈等量齐观。但思想史是一件事,文化商品又是另一件事了。“世界是平的”,在相对“平”的文化花费市场上,王阳明和于丹的“应用价值”是相称的,王阳明也不得不走下神坛,与讲坛上的于丹为伍。对于古代都市中渴求心灵慰藉的小资或庸众来说,无论王阳明,抑或于丹,都跟古今中外林林总总的心灵读本个别,作为袋装速食鸡汤被出产、被销售、被食用。


而且客观上,于丹突出心的作用,www.01918.net,王阳明也突出心的作用。曾在新浪微博见到一则“比雾霾更恐怖的是于丹”的转帖:“面对重大的雾霾,于丹抉择了她最善于的心灵鸡汤,她告知大家,能够‘关上门窗,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;翻开空气污染器,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;假如这都没用了,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,不让雾霾进到心里’。这种‘不论世界多丑陋,我保持心里美’的声调,是最常见的心灵鸡汤模式。……有人据此称于丹是‘心灵可怕分子’,满意灵鸡汤为‘心灵砒霜’,毫不为过。”当时我半开玩笑地引了王阳明的名言说:“也别笑话于丹了,阳明先生也说过: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同归于寂;你既来看此花,则此花色彩一时清楚起来,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。”这样,将阳明跟于丹绑在一块,未尝不是歪打正着呢。事实上,王阳明在历史上深受追捧,博得多少好汉英雄“毕生低首”,与其学说的“主观唯心”实有绝大关联。相信自己,遵从心坎,看重实际,天然更有鼓励人心之力,阳明学早就是一袋老牌鸡汤了!


不外需要阐明,我是随顺世俗而使用“心灵鸡汤”这一说辞,并不抱有贬义。鸡汤堪称智慧的通俗化,当然,也免不了庸俗化。但有什么措施呢,智慧若进入流畅范畴,有可能不被俗气化吗?艰涩如王阳明,深入如叔本华,也一样会做成大众调味品,做成一袋一袋的心灵鸡汤的。鸡汤自身并不是坏东西,只是种类未免品质错落,安慰人心的鸡汤,可能混入了麻木人心的鸡汤,跟现实和解的鸡汤,可能混入了掩饰现实的鸡汤。


详细说回王阳明和于丹。同是凸起主观能动之力,大抵王阳明是踊跃的,他引禅入儒,高扬个人的自主和自负,不妨说是有为的禅宗,是有儒家精神的禅宗;而于丹却是消极的,躲避政治社会的灰暗面,一味藉驼鸟策略以求自我抚慰,则近乎阿Q化的国学了。是改革社会的高兴剂,仍是回避社会的麻醉品,这是须要我们辨别明白的。


最后,关于晚世以来的“王阳明热”,在此附带谈谈未见提及的两桩事。


受日本阳明学的熏染,近代国人中也颇有阳明信徒,蒋介石就是众所习知者。不仅如是,蒋在公民党内的最大敌手--汪精卫,也同样崇敬王阳明。汪在其诗词中屡及阳明,此外,还翻译过日人里见常次郎所着的《阳明与禅》(中日文化协会出版组刊印)。特别值得一说的,是此书刊行的政治背景。此书系由汪的连襟褚民谊纂辑,“当汪在发表‘艳电’后,褚的政治立场即为各方面所留神。法租界捕房特派捕探五名前来维护,寸步不离。褚终日蛰伏校中,缮书汪精卫所着‘阳明与禅’一书,历时仲春方成。”(田守成《褚民谊和汪伪组织》,《中华文史资料文库》第十一卷,中国文史出版社1996年版)而汪在译序中,也借阳明“知而不行,只是不知”的话,暗示其投身“和平运动”的居心。


《阳明与禅》一书从前甚常见,我曾在上海藏书楼复印过一套,可当初却得来不费工夫了。前一阵买到一册《知行合一:国学巨匠讲透阳明心学》(台海出版社2016年版),系逢迎“王阳明热”的出版物,但汇辑了近代中日诸家对阳明学的论述,便于查检,其中竟然就收入了《阳明与禅》--只是未交代出处,完全抹去了汪精卫和褚民谊的痕迹。

杨天石《王阳明》


有关王阳明的著述,从来销量最大者,www.01918.net,恐怕非本日坊间所见的任何一本,而是杨天石先生早年薄薄一册的《王阳明》(中华书局1972年版)。此书作为“哲学史常识读物”,成于学术空气最残酷之时,不得不求合于当世,在政治上“上纲上线”,如有“刽子手和牧师的终生”(想必是模拟了范文澜的《汉奸刽子手曾国藩的一生》)、“刘少奇一类骗子则称王阳明为‘前贤’”之类的措辞;但若疏忽这些政治颜色,仍不失为一部扼要可读的阳明学案。作者回想当时情况:“再后来,毛泽东提出,要学点哲学史,批判唯心主义先验论,中华书局因而找人写一本《王阳明》,找来找去,找不到人,很多学者都不肯写,最后找到了我。……书很快写成了,也很快出版了,一下子印了30.2万册,不仅送到日本展览,而且很快就在海内售罄。”(《从培训拖沓机手到学部委员》,《当代学人精品·杨天石卷》附录,广东国民出版社2016年版)起印三十万,放到现在也是相称惊人的数字。


在那个年代,王阳明可不是心灵鸡汤,倒被当作思维毒品了。但那何曾不是一次特别的“王阳明热”呢?

·END·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